图随手,记梗
OOCOOCOOCOOCOOC……文笔还渣的要死,纯粹是个脑洞的记录。
大概是欢脱?
咳,废话少说……

中土第一魔音乐手的故事

Maglor是被海浪的声音与海鸥欢快的叫声惊醒的。
他从狭窄的船舱里面爬了出来,却又躺在了已经被阳光晒暖的甲板上面,眯着眼睛。手上被烧灼的焦黑还在,却因为阳光的照射,似乎缓解了一点。自从那些哀伤的事情发生后,这是他第一次享受活着的感觉。
活着真好,他不禁想道。
几个月之前,他遇见了几名人类水手。Maglor是个音乐奇才,但他似乎对如何驾船航海一窍不通。好在那几个人类算是不错的老师,他花了好几个月,终于可以独自一人驾一只小船在浅海晃荡了。可惜手坏了没法弹琴,但是偶尔捕几条鱼果腹还是没有问题。所以目前他的生活还是比较惬意的,即使在他的心灵深处还有浓重的哀伤,正如他哼的所有歌谣。
黄昏降临。
Maglor拴好了自己的小船,把上面白色带点红边的帆卸了下来,架起了一小堆火烤他的晚饭。初夏的天黑的晚,不过这时候太阳也已经下去了一半。他喜欢海边的夕阳,也喜欢傍晚的海风。经过几个月的生活,他倒是学会了荒野求生的技能……目前的Maglor会烤鱼会打鱼会砸椰子会生火,并为他自己一级棒的海鲜烹饪手艺感到骄傲。
吃饱了,倒是也该睡一觉了。而这天的晚上,Maglor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穿着带绿色饰纹蓝袍的人。兜帽拉的很低,看不清脸,只能看到这人仿佛在微笑。他提出,可以满足Maglor三个不算太苟刻的请求。
半信半疑的Maglor说出的第一个请求是,希望手上的灼伤好起来。
此人挥挥手,一根半透明的丝线缠上了他的手。等它离开那只黑色的手,回到来者的宽大袍子之下,Maglor的手恢复了原状。
第二个请求,希望他可以再见一面他的家人。
此人告诉他,几个月后的某一天,阿瑞恩会变为鲜血一般的红色。那天,他自可以见到他的父母与兄弟。
最后一个,他希望他可以从那些痛苦与忧伤中摆脱,哪怕是暂时的,但他不想忘记。
此人一挥袍袖,隐去了身形,在Maglor陷入无梦的睡眠前,他听到了这么一段话。
“吾乃罗瑞安之主,掌管梦境的Irmo。因为千篇一律的生活十分无聊,吾便来看看你这个唯一剩下的费诺里安。你的愿望将会达成,维拉从不食言。现在,安静的睡一觉吧。”
当时的Maglor一脸懵,内心吐槽着:哦一如大人的指挥棒啊……
——
次日的清晨他伸了个懒腰,正习惯性的想把自己焦黑的手用布条包起来的时候,惊异地发现它已经洁白如初。于是那个奇怪的梦回到了他的脑海。终于可以捡回竖琴了,他想。
而他的性格似乎也回到了曾经的外表内向,内心却开朗。哀伤也慢慢从他的一些歌曲中散去。而音乐也是他的生命,他赖以生存的一部分。而这音乐也被他善加利用。当他捕鱼的时候,也总想起当年在战场上用一段竖琴的音波横扫一大片奥克的辉煌。
“哦,现在想想,老子当年也蛮厉害……”当他下午在甲板上晒着太阳吸溜着椰汁的时候,他不禁自言自语道。
——
海边的生物都知道,Maglor恢复了他的开朗性格后,写了很多歌。它们不再充斥着沉痛与哀伤,却朗朗上口,更像童谣一些。他的竖琴之音,也终日回荡在波涛之上。
红色的阿瑞恩终于出现了。
在他的光芒之下,一道巨门凭空出现。门是光滑的,没有一点点装饰。他伸出手,没等他碰到,门自己打开了。那里站着两个穿着宽大袍子的身影,一个是黑银,一个是蓝绿。
费安图瑞,灵魂的主宰。传说为兄弟二人。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海边带着一点咸味的空气。
兄弟二人后面,有七个身影。黑发的Atar,红发的大哥,金发的三弟,黑发的老四老五,依旧掩饰不住顽皮神色的的双胞胎,还有微笑着掂量手里锤子的侄子。
“Atar,兄弟们,我来看你们了。我带了海鲜!”

【TBC或者END你们说咯~】

2016-11-18精灵宝钻
评论-21 热度-19

评论(21)

热度(19)

©莫斯Al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