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老五扯着老三去了理发店

给二一大大的点梗!挺短的XXX抱歉就是个小段子

随着一声吓人的“起床啦起床啦!”,凯勒巩被库茹芬从被窝里吓得跳了起来。顶着修仙的黑眼圈,凯勒巩抓了抓好像有点太长了的金毛:“今天不是曼督斯放假了吗……怎么还是六点多就把我叫起来!”

“放假了才要早点起来浪啊!曼督斯那个阴森森的老维拉一天到晚喊着他下班比我们还晚,其实还不是找个借口压榨我们!说什么建设曼督斯和维林诺的科学技术产业早点跟上次生子女的脚步……诶诶你怎么又睡着了给我起床!”

好不容易把三哥拉起来的库茹芬建议今天带他去趟理发店。“不去中洲逛逛吗?假期有三四天呢!”凯勒巩看起来并不想剪头发。

“三哥你看微博了吗?次生子女的微博?”

“没看,昨天晚上打游戏来着。熬了一晚上打刺客信条……”

“中洲有个人类把我们的故事听过去了,他儿子整理出来一本《贝伦与露西恩》。”

“那又怎么啦?哦等等……那里面是不是有我们的黑历史……”

库茹芬拖着凯勒巩出了曼督斯的大门,长叹一口气。诶呦伊露维塔啊,当时我们是怎么想的啊!据说隔壁第二家族的白公主也买了一本,她看完估计以后都得躲着我三哥走。

“那为什么要去理发店啊!”凯勒巩捂住自己留了几百年的乱七八糟的金毛:“我可不是第二家族那个金花领主,曼督斯又没有炎魔!”

“你这一脑袋金毛完全和咱们家族不符合!谁知道你从谁那里遗传来的,我看了几千年都快晃瞎了!”面前就是维林诺唯一一家理发店,店长是西渡回来的金花。看着穿着理发师服装,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剪刀的金花,凯勒巩往库茹芬后面缩了一下,不过这只能导致他被自己五弟拎了出来。

“这不是第一家族的老三嘛!要剪个什么发型啊?”我们友好【误】的金花理发师和善【才怪】地笑着。

“三哥你自己选吧,三十秒之内不选好就让金花给你剃秃!”

后来凯勒巩在第31秒喊出来要剪短一半,但已经晚了……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最后凯勒巩的头发惨遭蹂躏。老五让金花给他剪短了一半,然后做了个洗剪吹,染成了七彩的神奇玛丽苏颜色……

凯勒巩那个假期剩下的几天只说了一句话:“我还不如去中洲看自己的黑历史呢,这下二叔家的小白不得笑掉大牙!”

自求多福吧,凯勒巩前辈,谁叫你不剪头发】 @工二一

评论-7 热度-29

评论(7)

热度(29)

©莫斯Alter / Powered by LOFTER